十分PK拾

                                      来源:十分PK拾
                                      发稿时间:2020-07-02 06:13:39

                                      那么从目前情况来说,北京疫情彻底控制住了吗?距离疫情调级还有多久?

                                      除冒名顶替他人进入大学事件外,近年还发生了多起冒名顶替工作、参军的事件。

                                      “6月16日之后,连续三天北京确诊病例超过30例;6月16日之后的第一周基本确诊病例都在20-30之前波动,并呈现出下降的趋势。6月23日至今,确诊病例数基本小于10例。从这些数字上的变化就可以看出疫情的传播在走下坡路。”王虎峰主任告诉健康时报记者。

                                      冒名顶替是否入刑引探讨

                                      因此,他建修改刑法,在第六章妨害社会管理秩序罪中增加冒名顶替罪,冒名顶替他人入学、就业、参军及实施其他冒名顶替行为的,判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严重的,判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冒名顶替者因冒名顶替而取得的学历、身份、职务和荣誉由有关部门予以撤销。

                                      值得一提的是,目前我国尚未对冒名顶替入学行为规定专门罪名。

                                      李松对美国大使在发言中对中国的一系列恶毒攻击和无理指责表示强烈反对、坚决拒绝。他指出,美方关于新冠肺炎疫情问题对中方的恶毒攻击,完全是企图摆脱自身国内国际抗疫责任的一派胡言。美方拙劣的“甩锅”伎俩早已为世人所熟知,其谎言欺骗不了世界,欺骗不了人民,只能骗骗自己。面对疫情,中国政府为本国人民做了什么,为世界抗疫努力做出哪些贡献?而美国政府为本国人民和世界又做了什么?世人自有公论,历史自有公论!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李巍指出,基于现行刑法,可以惩治冒名顶替犯罪或者与其沾边的大概有10个左右的罪名,比如说玩忽职守罪、滥用职权罪、徇私舞弊罪、行贿罪、受贿罪、诈骗罪、伪造国家公文印章罪、组织考试作弊罪、非法出售提供试题答案罪,还有包庇罪、伪证罪以及刑法修正案(九)增加的代替考试罪等等,但是这里处罚的基本是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或者是让别人代替考试的人,对“冒名顶替者”刑法上没有相应的处罚。

                                      刚刚结束的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次会议中,多位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建议在刑法修改中写入相应罪名。

                                      2009年,“罗彩霞案”——王佳俊冒名顶替罗彩霞姓名被贵州师大录取一案,曾在全国教育系统引起风波,该案被曝光后,相继出现了各地版“罗彩霞案”。